關於部落格
  • 274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8

    追蹤人氣

既痛苦又歡樂的校慶-前傳- 1.(抱怨篇請迴避)

班上有嘉年華的表演,有攤位上的顧慮,不管是要籌備什麼我都自認為沒辦法擔當大局。
其實,繼上學期的英文話劇,我就知道自己多無能了。
我想,我有某種程度的潔癖。如果脫軌的話。


我現在正坐在班導的面前,聽著他叨叨絮絮的對我發表他的長篇大論。
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我跟班導的僵持不下也是。
但是,我想我已經無法再對他的自以為是論點提出任何反駁解釋了。這就跟雛鳥情結是一樣的道理。
朋友,你要相信,一個人的既定印象是很難被扭轉的,這不是你努不努力的問題。
舉例來說,要是我很討厭坐在我旁邊老是在挖鼻屎的同學,不會直到有一天他不再挖了我就不討厭他了,對吧?
不管是基於『傷害已經造成』還是『明明是自己龜毛愛挑人小毛病卻把矛頭指向更大的漏洞好借題發揮』,媽媽,我是不可能會願意與對方攜手共進到哪裡的天邊去的。
人的疑心病和被害妄想會讓你常常擔憂和對方握手等於摸一堆鼻屎。
我和班導的情況,就屬於他擔心跟我握手會摸回一把鼻屎,我也擔心我跟他握手會沾了滿手鼻屎這樣。
我有我的立場,他有他的立場。學生有學生的立場,老師有老師的立場。社長班長有社長班長的立場,本班班導有本班班導的立場。而交雜在這樣複雜難纏的關係裡的,是名為溝通不良的鴻溝。好吧,其實我試過了,但他總有他有夠他媽的一套說詞可以對我。
這就像吃水煮蛋只吃蛋白一樣。
光是囫圇吞棗的把表面吃進肚子,好說你也許根本沒消化到,就以現有資訊盤問,會不會草率的過頭了?
如此,又哪裡知道班上起的是什麼蝴蝶效應?
班導希望我顧好班上,但是我有社團。說到底在現在的班級成形前我就是社員了如果我連根本都顧不好你叫我雇個鳥?
他說選上班長就要好好當,但是我也是社長。難道我先選上社長是我活該倒楣嗎?社團就不用顧嗎?這就是所謂的負責嗎?

他責怪我沒有積極參與,但是我忙到沒有時間參與。

我能怎麼辦?最好是我能有三頭六臂或是備用不完的肝臟讓我操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